返回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你真不是这个女孩的父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个灵感去思考,杨言接着兴奋地说道:“而且,警察同志,你也从录像里找到这个孩子的父母,应该是他们把孩子放在垃圾堆这边!而且应该不会是人贩子,因为……”

    杨言忽然沉默了下来,脸上那片觉得自己可以“沉冤得雪”的兴奋渐渐褪去。

    女警察默默地看着杨言脸上的表情,漂亮的双眸如同清澈的月牙泉一般,仿佛能倒映出杨言的苦恼。

    杨言能想到的,她怎么可能想不到?

    甚至,杨言现在说不出口的,女警察都想到了,她有点忍不住,替杨言说了出来:“因为人贩子是不会丢掉孩子的,只有生了孩子,又不愿意抚养孩子的亲生父母,才会把孩子丢弃……是吧?”

    既然已经抛弃……即便找到他们,结局会有变化吗?

    杨言轻轻地点了点头,他苦笑着和女警察对视,也看到了女警察眼中的无奈。

    不过,女警察很快收拾起了自己内心的情绪波动,认真地说道:“但我会去看录像,不管怎么样,我会找到这个女婴的亲生父母,我会劝说他们,不要抛弃自己的骨肉!”

    “对!要找到他们!”杨言连忙点头,附和道,“我也觉得,他们可能也只是一时糊涂,做出了这样会让他们后悔一辈子的决定!说不定他们会把孩子带回去!而且你可以劝说他们,看是不是因为经济上的困难。如果这个女孩的父母很穷,我也可以帮忙,我认识我们南粤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到时候在我们学校发动募捐,帮他们渡过难关!”

    一时间,两人似乎达到了意见上的一致。杨言觉得,女警察看自己的眼神也温和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觉有误,杨言觉得对方的眼神中似乎有点欣赏,至少不是之前那样,像是在审视一个犯人!

    “咳咳!”气氛缓和了一些,杨言便指了指女警察的手,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警察同志,我的身份证和学生证能不能还给我?这也是我的校园卡,待会回去学校还要用……”

    女警察却没有杨言想象的那样露出笑容,她反而因为想得更加现实,情绪上有点低落,只是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但现在听到杨言的话,她有点气恼,语气都变得有点冲,质问起来:“什么?你现在要回去学校?”

    当然,这个气恼只是一刹那间情绪化的反应,她很快变得理智起来。

    似乎,自己没有什么理由要求杨言留在医院……或者自己可以让杨言暂时留下来,但也不可能有更多不合理的要求!

    因为,杨言不是那个女婴的父亲啊!

    他只是一个大学生……一个对于女婴来说完全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但是,女婴怎么办?

    女警察正因为这个问题苦恼着。

    杨言没有女警察想得这么多,但他倒是被女警察的责问唤醒了有点乱糟糟的脑袋,只见他拍了拍自己乱得跟鸟巢一样的头发,不好意思地说道:“是哦,我现在也不能回去,这个孩子情况怎么样了我还不知道。如果这样回去了,我心里也不好受,也不放心……”

    只见杨言又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像是自言自语地轻轻叹息:“希望孩子没有问题,她太小了,我怕她……嗯,不说那些,希望她快点好起来吧!”

    这回,女警察看杨言的眼神中倒是真地流露出了一丝欣赏。

    她犹豫了一下,有点纠结地说道:“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你要做一个笔录,这个没关系,等孩子好一点,你跟我回去一趟派出所就好!”

    “没问题,警察同志,是沙坪街道派出所对吧?”杨言满口答应着,他记忆力很好,女警察跟他讲的第一句话都能记得。

    女警察点了点头:“对,而且,你不用叫我警察同志,同志这个称呼听起来挺别扭的,我叫夏瑜,你叫我夏……”

    夏瑜顿住了,她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让杨言如何称呼自己!

    一般来说,面对辖区的群众,她都是让那些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叫自己小夏,这样会显得比较亲切,然后派出所那些被自己制裁过的小毛贼,都是战战兢兢地叫她夏警官。

    但夏瑜知道,杨言比自己还要小,不可能让他叫自己小夏,而且杨言不是小毛贼,不是专政的对象,让他叫自己夏警官,也是不合情理的……

    所以应该怎么称呼?

    杨言看出了夏瑜的为难,他笑着说道:“要不我叫你夏姐吧,我猜你应该是比我大,但应该也没有大太多,你比较像刚走上岗位的新警察,然后我都大四了。”

    夏瑜英气十足的眉毛忍不住挑了起来,她不服气地问道:“我比你大没错,但你说什么?我比较像刚走上岗位的新警察?我哪里像了?”

    刚当警察的人,最不爽的就是有人说自己是菜鸟了!

第3章 你真不是这个女孩的父亲?(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