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房分你一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离家出走和逃之夭夭(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我们都活成了我们当初梦想中的样子。

    我们都还没忘记彼此。

    ——节选于《银河之上的你》,陈恩赐著。

    …

    陈恩赐,女,陈家最不得宠的女儿,不得宠到整个京圈都以为陈家只有一女陈荣一子陈耀,完全忘掉了她这个长女的存在。

    秦孑,男,秦家唯一的继承人,从出生到长大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典型的条条大路通罗马,生来就在罗马的存在。

    秦孑是那种勾勾手指就有女人前赴后继凑上来的人物,京圈的八卦新闻,毫不夸张的说,十条八卦里九条都跟秦孑有关。

    陈恩赐是无人问津的小野草,别说京圈的八卦新闻,就连陈家的亲戚,都时常忘记陈家还有一个女儿名叫陈恩赐。

    总之,秦孑和陈恩赐放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秦孑是天,陈恩赐是地。

    这样天壤之别的差距,任谁都不会觉得他们之间能有交集。

    前二十年,陈恩赐和秦孑的确是没有任何交集,可是在陈恩赐过完二十岁生日的第二天,她和秦孑的名字纠缠在了一起。

    她这个被陈家遗忘了二十年的女儿,终于被陈家注意到了,她要联姻了,联姻对象就是那个在天上的秦孑。

    陈恩赐的小后妈为了家族企业,要把她嫁给了京圈里最声名狼藉的花花公子秦孑,向来在陈家没什么存在感的她,连反抗的话都没能说出口,就被强塞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未婚夫。

    秦家唯一的小公子爷秦孑玩烂了自己的名声还是没逃掉被家族逼婚的命运,面对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七大姑八大姨集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胁,他被迫接受了一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

    在订婚的头一晚,眼看着抗争不过的陈恩赐,在夜黑风高的晚上留了一张纸条离家出走了。

    在订婚当天的清晨,被保镖盯了半个月的秦孑,终于逃出了秦家,然后订了一张飞机票逃之夭夭了。

    离家出走到上海的陈恩赐,为了避免被家人抓回去,很低调的用陈兮这个名字租了一套房,那房子的地址是:花园小区3号楼一单元402。

    逃之夭夭到上海的秦孑,为了避免被家人绑回去,也很低调的用朋友的名义买了一套极其破旧的二手房,那房子的地址是:花园小区3号楼一

第1章 离家出走和逃之夭夭(1)(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