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朝贵公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恩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正午……遂安公主告别而去。

    陈正泰心里却是沉甸甸的,倒是三叔公来了,一见到陈正泰,三叔公便不忿道:“正泰,我听说外头有人骂你,饭山县公郝相贵那狗东西以为他是谁,居然四处诋毁你,这是欺负我们陈家都是老实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呀……”陈正泰惊讶的看着三叔公,他听到这个消息挺意外的。

    三叔公眯着眼,继续道:“他敢骂我们,我们岂有不骂回去的道理,正泰啊,论起骂人,老夫也不是吹嘘,我便倚老卖老,非要教教你才好。免得正泰太老实,吃了亏。”

    “你听着……这骂人,切切不可之乎者也,需得通俗易懂,既不能当着别人面骂,这是因为你当面骂人,他要打你的。”

    “你需偷偷的骂。最好的法子呢,是编一个童谣,拿个三五文钱,教给街上的孩子们听,这童谣越通俗越好,如此孩子们才爱唱爱听,用不了多久,便可一传十,十传百。来,这童谣我都编好啦。你且听着……”

    三叔公说着,吊起嗓子咿咿呀呀道:“饭山公,不是人,子为盗,女为娼……”

    陈正泰震惊了,嘴巴张的比鸡蛋大:“叔公,我不想骂人呀。”

    三叔公本是兴致正浓,被陈正泰打断,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气急败坏道:“什么,别人骂你,你竟不骂回去,正泰啊正泰,你太忠厚啦,你这样要吃大亏的。

    接着沮丧的碎碎念:“我们陈家吃亏就吃在太老实..”

    而恰在此时,宫中来人了。

    一个宦官匆匆而来:“长安盐铁使陈继业,子陈正泰接敕命。”

    三叔公一惊,陈家上下又是手忙脚乱。

    陈家父子忙是到了中门,便见宦官伫立,郑重其事道:“敕曰:陈正泰为国分忧,大功,卿有经国之才,朕岂有不委以重任之理,盐铁乃是国家大政,关系重大,特敕陈正泰为长安盐铁转运使。”

    陈继业大惊失色。

    他以为皇帝会升自己的官职,可哪里想到,盐铁使的职责给自己保留了,却又给自己的官职上头加了一个转运使。盐铁使加上转运使,便是盐铁转运使合二为一,尤其是转运使,这可是四品官,如此算来,自己从区区六品,直接升为了六品。

    转运使的职责比盐铁使更重大,因为负责的不只是盐铁,还关系到了粮食的调度,这是朝廷至关紧要的问题。

    宦官又道:“陈氏子陈正泰,朕之门生也,朕赏识其聪敏,愿倾囊教授其文武之道,特赐其鱼符,可出入宫禁,于每月月中,入宫授课,钦哉。”

    陈正泰还以为皇帝会给自己加官晋爵,可是……李二郎竟还真拉自己入伙,去学习听课呀?

    每月一节课,好像不多。

    更多是象征意义。

    不过……既然师都拜了,总要走一下程序。

    于是陈家父子忙是接了敕命谢恩。

    那宦官取了一个银鱼符,交在了陈正泰手上,笑嘻嘻的道:“恭喜二皮……”

    “二皮沟县男。”

    宦官干笑道:“咱晓得,咱晓得,二皮沟县男……咱这便要回宫复命,不知,不知……二皮沟县男,可有什么书信……“

    陈正泰道:“这个呀,近来比较忙,忘了。”

    宦官颔首点头,别有深意的看了陈正泰一眼,道:“那么咱告辞。”

    宦官一走,陈家顿时鸡飞狗跳起来。

    陈继业站在原地,两眼通红,他万万想不到,陈家的荣景……似乎快要回来了。

    三叔公激动的脸色涨红:“快,要摆宴席,明日大宴宾客三日……”

    陈正泰若有所思:“叔公,这样会不会显得太张扬了。”

    “你懂什么?”三叔公龇牙:“你以为老夫关心的是吃?咱门宴客,是给皇帝看的,皇帝给了我们陈家恩典,这在其他大族眼里,不过尔尔,可我们陈家,若是大宴宾客,好让整个长安都知道,皇帝知道了,便觉得我们陈氏一族知恩图报,看重皇家的恩典,如此……

第四十四章:恩典(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