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明第一狠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分道扬镳(第一更!求推荐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吴三桂一肚子的怒火,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鳌拜的所作所为。

    这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这是疯子吧?

    好端端的出手伤人,他鳌拜还有理了?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

    鳌拜却是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有胆子做没胆子认是吧?洪经略难道会诬陷你吗?一开始本官还没有全信,现在看来你是一点也不冤!”

    鳌拜的强势回应让吴三桂听的一愣,仔细想想他便理清楚了头绪。

    一定是洪承畴这个老匹夫在从中作梗。不然鳌拜刚刚抵达贵州怎么可能获得这么多信息?

    看来洪老匹夫是诚心给他下套啊!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吴三桂被人算计自然极为不爽。

    最关键的是他在亲兵们面前丢了面子,对威信是极大的损伤。

    洪承畴这个老匹夫虽然可恨,鳌拜这厮也是过分。不弄清楚事情真相不分青红皂白前来兴师问罪不说,还动手伤人,真是无耻至极!

    “鳌大人恐怕是弄错了!”

    吴三桂咬牙道:“洪经略是主官,末将是客将。哪有客将逼得主官腾地方的道理。这城中大营是洪经略主动搬走的!”

    见洪承畴和吴三桂一人一个说法,鳌拜心情十分烦躁。

    “本官不管这许多,反正你现在必须给本官搬出去!”

    吴三桂大笑一声道:“鳌大人好大的威风,受教了!”

    说罢大手一挥道:“传我将令,出城!”

    ...

    ...

    吴三桂是像丧家犬一样被人扫地出门的。

    和大军出城扎营后吴三桂越想越气,砸了不知多少东西。

    再怎么说他也是朝廷委任的平西大将军,恁的鳌拜一点面子不给,把他当做猪狗一样呼来喝去?

    这口气他咽不下!

    如今这省城他是不打算再进了,继续留在这里和鳌拜、洪承畴抬头不见低头见实在太尴尬了。

    那么他能去哪儿呢?

    名义上他还是平西大将军,自然不能离开西南之地,那就相当于公然违抗朝廷调令了。

    现在这个局势吴三桂是不打算直接反的,至少不能立即反。

    明军虽然有着起势的趋势,但毕竟处于弱势的一方,绝对实力仍然不如清军,还得再观望一下。

    于是乎吴三桂决定前往安陆,在那里驻扎一段时间。理由嘛他已经想好了。

    名义上他是前往安陆剿灭明军余孽。

    毕竟这里曾经是明军老巢,有一些反抗势力也是正常的。

    反正现在鳌拜来了省城。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理论上讲吴三桂受洪承畴节制,这种情况是要报备一下的。贸然调兵离开是很有问题的。洪承畴若要参他,有充足的理由。

    但现在吴三桂根本不会搭理洪承畴,连多看一眼都不会!

    他不在乎!要弹劾老子就去弹劾吧!

    老匹夫,你不是看老子不顺眼要赶老子走吗?好,老子就走给你看,千万别后悔!

    ...

    ...

    舟山。

    张煌言最近的心情很不错。

    从朗廷佐处截获的钱粮发挥出了重要作用,明军一时士气大振。

    不得不说,郑成功此举绝了!

  

第八十九章 分道扬镳(第一更!求推荐票啊!)(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