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楼之山海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宁府小聚为拜师(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刘玄刚下了课,在诚心堂外候着的韩振走上前来,递过来一张帖子。

    “四哥儿,有人送来份帖子。”

    刘玄打开一看,原来是修国府的侯孝康,缮国府的石光珠联名下的帖子,说是要在花萼楼设宴,向诸位国子监贡生致歉,并邀请了不少士林文人,开一个文会,权帮诸位“前同窗”扬名,希望刘玄能够赏脸参加。

    这个侯孝康,石光珠,还真是从哪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起自己制止殴打贡生的现场,那石光珠的表现。不由摇了摇头。这时,有人上前一步,拱手道:“持明兄。”

    “张义兄。”刘玄连忙拱手回礼。此人十八九岁,戴着网巾,一身青色细棉软缎鎏花袍子,腰间挂着一个荷包。他就是明国维,字张义,江南行省松江州世家明府的嫡子。祖上做过成均馆学士、中书舍人,祖父做过一任藩台,其父中了举人后就回乡打点家业,是松江州有数的长戟高门。

    他去岁通过竞争激烈的南直隶贡院考试,被举荐到了国子监读书,也是一名国子监的贡生。也是刘玄这十几日在国子监结交的好友之一。

    “你也收到了修国府和缮国府的帖子了吗?”

    “收到了。”

    “去吗?”

    “当然去,为何不去!”

    “好,持明兄果然有胆气!大家同去,看这些纨绔子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说话的是从崇至堂走出来的徐文祯,字章符,二十岁出头,出自越州望族徐家。他的恩师跟杨慎一是好友,所以很快就跟刘玄也成了好友。

    “正当如此!”明国维也点头赞同道。

    文宴定在明天休沐日的晌午,时日尚早,三人约好会合地点和时辰,便拱手告辞,各自散去了。

    刘玄回到府中,福伯递过来几封信。有恩师杨慎一寄来的,除了勉励他好好读书,还提起李守中跟他通了书信,对其的才华表示认可,期望他不骄不躁,埋头苦学,准备明年的会试。

    有父母亲寄来的。他们对幼子离家入京读书,是牵挂又牵挂,满纸都是各种细琐事情的交待,京师与辽东水土不同,要注意饮食;京师奉国将军府没有得用的丫鬟婢女,已经叫福伯去托牙人采买,只是指定的是不超过十四岁的新罗妇,货源紧张,一时半会到不了位,只能暂且叫他自己好生注意。

    有大哥从任所金州寄来的,说老四考上了国子监,也没有什么送的,就托人买来了两把倭刀,送来做贺礼。大嫂应该是得了母亲的嘱托,已经派人去高丽寻找合适的婢子丫鬟。大嫂在信中告诉刘玄,高丽这两年内乱,杀得人头滚滚,宗室显贵子女四下逃散,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合适的人。

    有二哥从呼伦镇寄来的,说他这次有呼伦镇兵马统制罗世叔帮忙,从呼伦草原采办了良马上千匹,还意外得了一匹小红马,说是野马王的种,两岁就已经神俊超群了,将被带回辽东,再养两月,就送到京师来,作为送给老四入国子监的贺礼。

    有姐姐从历城寄来的,说她跟姐夫知道老四考上了国子监,非常高兴,派人去孔庙求了“先贤符”,连同十盒泰山松烟墨、十匹淄州薄纱布,还有各色土产四担,一并送来了。

    看完这些书信,刘玄一一持笔回信,转眼就到了下午。这时,宁国府贾蓉派人送来帖子,说他在家中设宴,请刘

第十二章 宁府小聚为拜师(一)(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