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楼之山海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喜逢茶楼有私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刘四爷,听说你找我,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喜逢茶楼二楼靠窗的雅间里,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安西的果脯葵瓜,北海的肉干奶酪,辽东的榛松果子,还有一壶江南春雨芽,旁边有两杯冒着热气的茶杯。桌边坐着两人,一人是刘玄,另一人二十多岁,一张猪腰子脸,首先跃入视界中的是那像铲子一般的下巴,惊讶之余反倒让人忽略他的那双老鼠眼睛和尖耳朵。

    “敢问钱大老爷吃惊什么?”刘玄笑着问道。

    “刘四爷,你也知,大家知,我就是个撮客。打听朝禁消息,跑官求职,拉关系拜门路,只要你开口,我都能腆着脸帮你办了。可是刘四爷找我,寻我何事呢?为刘大将军谋官职?刘大将军军功显赫,又简在帝心,只要再过个两三年,稳稳妥妥一个节度使荣职,入五军都督府任职。”

    “求财路?呵呵,谁不知道刘府是辽东黑水的头号财主,良田万倾,山珍皮毛,牛羊马匹,各色生意做得多红火,我都想去刘家商号门下求个掌柜的做做。化钱买平安?更是笑话了!那些狼心狗肺烂肠子的家伙,只知道红着眼睛盯着那些黄的白的,却不知道,要不是连着宫里,刘家的生意怎么能做得这么大,这么稳当?”

    刘玄坐在那里,还是很安静地听着,带着微微笑。

    “后来一想,刘四爷这不是入国子监了吗?是不是想着走走门路,求个‘通达符’?再一想,真是笑死个人。刘四爷怎么也是烟溪先生的门生,就算不能师生同状元,中个进士也是小事啊。何必找我这个斗大的字也不识的牙人呢?”

    “钱老爷居然说自己是牙人,这世上哪有这么有才学,这么有本事,还有官品的牙人呢?”刘玄笑意更浓了,“我准备入京时,就有长辈朋友交待,到了京师,一定要拜会内库司钱富贵钱大老爷。只要有钱老爷帮忙,在京师里才坐得稳,睡得香。”

    “谁?是谁?刘四爷,是谁这么编排我?”钱富贵一脸愤慨地问道。

    “是辽东行省转运司参议张世伯。”

    “哦,他啊。”钱富贵一脸的恍然大悟,随即咬牙切齿地骂道,“这王八蛋,敢在背后这么编排我,下回他回京述职,非得扒他一层皮。”

    刚骂完,马上转过脸,眯着眼睛问道:“这张藩台跟刘大将军什么关系?”一时间变了三次脸,迅疾无比。

    “张世伯跟家父同榜中的举人。只是张世伯中了进士,家父未中。但机缘巧合,后来跟家父在阴山行省定襄州一个锅里吃过好几年的饭。”

    “哦,原来是这样啊。”钱富贵终于端起那杯茶盏,细细地品味起来,然后长舒一口气道,“这茶,还是江南的好喝。”

    “钱老爷说的极是。刘某虽然远在关东苦寒之地,也喜爱喝这江南春茶,可惜,路途遥远,寸毫寸金啊。”

    钱富贵哈哈一笑,转言道:“听说刘四爷跟修国府侯孝康交恶,该不是想拉我做中间人,摆一局说和这件事吧?”

    “钱老爷笑话了,这等小孩们斗气玩耍的事情,怎么还要烦劳钱老爷惦记?”

    “那到底有什么事?你个刘四爷,真个急死我了!我是出了名的拿钱办事,认钱不认人,你眼巴巴地把我找来,什么事不说,这不耽误事吗?”

    “这是盛和兴号的票子,见票兑付。”刘玄嘴角微微

第十章 喜逢茶楼有私会(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