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楼之山海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初到太学来报到(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那群人明显分成两拨。有四人穿着华贵,站在外围,指挥着六人,应该是他们的家仆,正在殴打另外四个人。为什么是殴打呢?因为被打的那四人,虽然个子不矮,但一看就是文弱书生,岂是那些如狼似虎健仆的对手,被打得在地上满地打滚。

    刘玄只是略一思量,给徐天德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常豫春和封国胜上前,大吼一声:“住手!”

    他中气十足,一声暴喝,如同雷春一般,滚滚荡荡,院中的那棵大树似乎都晃动了几下。

    健仆们都停下手来,目光都转到他们的主人身上。外围的四人转过头来,盯着缓步走过来的刘玄。

    “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我在国子监,好像没见过你?”一人上前两步,似笑非笑地说道。他头戴着软脚幞头,上穿着以白细布制成的圆领大袖的襕衫,下穿着裳裙,腰间带着一根绸缎绣制的布带,挂着一个香囊。

    “鄙人刘持明,蒙辽东行省大宗师恩举,保荐来了国子监。今日刚报到。”

    “哦,辽东来的新同学,不愧是苦寒之地来的关东蛮子,一入国子监,这东南西北都没搞明白,就敢来管闲事。”

    “管闲事?此乃国子监,国之太学,居然有恶仆殴打书生,难道这也是闲事?”

    刘玄低下头来,看到那四个躺在地上的书生,一个个灰头灰脸,满身泥尘,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但他们脸上的血迹和乌青却清楚可见。

    真是太过分了。这些可都是国子监的监生,大秦朝最高学府的学子啊!

    刘玄阴沉着脸问道:“你们可是国子监的监生?”

    “我等皆是,我等皆是贡生!”有一人大声叫道。

    刘玄的脸色更阴沉了,这些人跟自己一样,可是各省州的士子翘首啊,居然被打成这样,而且还是被家奴恶仆打的,这让其余的贡生,以及芸芸士子们情何以堪?

    刘玄的目光在那四人的脸上划过,其中三人,包括问话的那人,丝毫不觉,依然是得意洋洋的样子。唯独有一人,十七八岁,长得玉树临风,穿着一件青色丝绸制成的曳散服,戴着一顶圆边遮阳大帽。他听完刘玄的问话,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也直盯了过来。两人的眼光在空中交汇,随即就散开。

    “我知你等是权贵子弟,有恃无恐。可这里是国子监,居然有恶仆殴打监生,传出去,读书人颜面何在?国子监颜面何在?朝廷颜面何在?”

    三个何在一问出来,还在地上起不来的那四位贡生不由嚎啕大哭,捶地顿首,痛不欲生。

    在场的人都脸色一变,除了那个戴大帽的男子在不知想些什么,其余那两个权贵子弟,都把目光转向了年纪比较大,戴着幅巾,穿着一身程子衣的男子身上。

    “这位兄台,在下是修国公府嫡孙,世袭一等昭毅将军,侯孝康,”这男子站了出来,先自我介绍道,然后一一介绍同伴,先是那位戴大帽的,“这位是缮国公府嫡孙,世袭三等威宁将军石光珠。”接着指着最先出来问话,带着软脚幞头的男子说道,“这位是二等烈武将军之子,杨朝东。”最后指着那位一直没出声的男子,说道“这位是三等宣武将军之子鲁迢安。”

    “在下辽东行省顺天府怀东县生员,国子监贡生,刘持明。”

    “贡生?不是荫监生?”侯孝康皱着眉头问道。

    “不是。”

    “捐监生?”侯孝康不死心地问道。

    “贡生。”刘玄语气不变地答道,语气中带了几分不满。

    “这是一场误会。”

    现场寂静了一会,侯孝康干笑道。

    “误会?什么误会?恶仆不小心打了国子监的贡生?”

    听完刘玄的回答,侯孝康语气变得不善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把这些恶仆送到大兴县去,再把我们的帖子一并送去,我倒要看看大兴县会如何处置?”

    会如何处置?大兴县知县只怕见了那几张帖子后,会施展一个拖字诀,把这件事大事化小,最后小事化无。

    “不必那么麻烦。”刘玄淡淡地说道,“豫春、国胜。”

    “在!”常豫春和封国胜齐声应道。

    “把这些恶仆的手脚打断。他们主人不管,那我来管。”

    符友德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几根木棍,递了过去。常豫春和封国胜接过后,默然地走上前去,直逼到那六名健仆跟前。

    “给我打!”侯孝康怒火冲脑,大吼道。他的话音还在空中飘着,那几名健仆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常豫春和封国胜却似猎豹蹿了出来。只见惨叫声不断,不过十几息,六名健仆全部被常豫春、封国胜打倒在地,捂着各自的手脚哀嚎。

    常豫春和封国胜执行命令非常坚决,刘玄说打断手脚,他们就全部打断。有两

第四章 初到太学来报到(二)(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