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楼之山海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初到太学来报到(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日天还没亮,刘玄就起身,洗漱完了,先站在屋顶上,对着朝阳吐纳一番。再在将军府后院的习武场上耍完一套六合大枪,又对着木桩扎了一千枪。然后先是符友德上手,以枪头包软布的长枪对扎,刘玄格挡。一刻钟的热身后,改为常豫春、封国胜两人联手,左右连环扎,刘玄继续格挡。而枪术稍逊的徐天德和符友德在一旁,一扎一格,互相对练。半个时辰后,五人练得满头是汗,洗了一遍后便开始吃早餐。

    热豆汁配烧饼,五人吃得不亦乐乎,直呼过瘾。

    用完早餐后,五人便各自忙自己的。

    徐天德在屋檐下翻阅着这几日的朝廷邸报手抄稿。常豫春拿着一本《尉缭子》,看得咬牙切齿。封国胜拿着一本《李卫公问对》,看得摇头晃脑,符友德则拿着一本《国朝兵制辑要》在看,默然无声。

    刘玄则在另一侧的亭子里,中气十足地朗读《左传》。

    到了辰正两刻,福安带着一个二十一二岁的男子走了进来。

    “四哥儿。”

    “福伯。”

    “我已经打听到了,祭酒李守中大人已经出府,去国子监了。”

    “那好,我们出发了。”

    “四哥儿,这是韩振,马军先锋营都虞候老韩头的第三子,在京师城听用了七八年,非常熟悉这里,让他给四哥儿带路。”

    “小的韩振,见过四少将军。”

    “好,韩振,前头带路。”

    国子监在安定门方向,位于城北,孔庙和贡院的旁边。远远地下马,有几个伙计过来,帮忙牵到旁边的车马店里。

    从国子监的正门-集贤门旁边的侧门走进去,穿过劝学牌坊,绕过辟雍殿,从左侧的率性堂旁走进去,再从明伦堂左翼穿到敬一亭前,刘玄一行人被拦住了。

    韩振上前,递上一份名帖,先低声对小厮道:“我家公子乃奉国将军府少将军。”然后又朗声道:“辽东行省顺天府怀东县生员,刘玄刘持明拜见国子监祭酒李大人。”

    小厮早就被最前面那句给唬住了,接过拜帖,一溜烟就跑了进去。过了一会,小厮又跑了回来。

    “刘公子,李大人有请!”

    刘玄一人进得房间,李守中在书桌后面等着。

    “学生刘持明见过祭酒大人。”刘玄拱手弯腰,长施一礼道。

    “嗯,起身吧。”李守中五十岁左右,枯瘦有劲,带着网巾,穿着一件青色的衫子,双目透着精光,打量着刘玄。

    “你几时到得京师?”

    “回祭酒大人,昨日正午。”刘玄恭声答道。

    “今日就来国子监报到,可见你还是有进学之心。你乃贵胄,我本不好看你。”李守中说得很直白,刘玄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脸色丝毫未变。

    “只是你乃辽东行省学政考核过再保荐的。汝父虽是边镇军帅,权柄熏天,但魏子良的风骨,我还是信得过。而且汝师早就来信,把你一顿好夸。杨慎一虽然年少于我,却是我早一科的前辈,更是状元公出身,任庶吉士,入翰林院,三十岁便学问名动天下,为举世大儒。他为人峻刻,很少如此夸人。我对你倒有几分好奇了。”

    “学生原冥顽之徒,幸得恩师开化,大宗师赏识,不敢有半分懈慢。今日能入国子监,聆听祭酒及诸位教授教诲,实三生有幸。”

    “不愧将军府出来的人,十六岁就如此老成持重。你治过何书?

    “回祭酒大人,学生已经治过《尚书

第三章 初到太学来报到(一)(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