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门状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师兄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沈溪仔细观察,那少年约莫七八岁,长得唇红齿白,剑眉星目,手上拿着根细直的竹棍,立在门口像是樽门神一样,英气毕露。他身上的衣服料子很新,锦袍上罩着蓝布罩袍,一看派头就非普通人家出身,非富则贵。

    沈溪料想这位应该就是主家的小公子,可惜老爹之前没介绍过王家的情况,不知是哪一位。

    小孩子生性调皮,男孩欺负女孩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这其中贪玩好耍占了大多数,没什么坏心思。

    沈溪既要给林黛出头,又要考虑自身的状况他父亲沈明钧只是王家的长工,现在王员外暂时把院子给他们一家住,那是恩赐,这头要是把主家少爷给打了,不但他们娘儿俩不能在城中久留,可能连老爹的差事都不能保。

    少年见沈溪迎上前,连忙比划手中的竹棍。

    虽然比起沈溪高壮几分,但少年脸上却带着几分畏惧,因为沈溪的眼神很犀利,隐隐透出一股凌厉的杀气。

    “阁下,哪一位,报上名来”

    沈溪没有按照套路出牌,走上前抱拳行礼,一副江湖豪杰的派头。

    少年怔了一下,这种说话的方式他从来没见过,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是我打的她,你有本事,来找我报仇呀”

    说着少年拿起竹棍往前挥了一圈,形同击剑,以竹棍为屏障,仿佛警告说你要是上来连你一块儿打。

    沈溪一脸桀骜之色,手背在身后,颇有几分高手风范:“师傅教诲,武林中人不能欺负弱小,而今你打了在下的家人,若是愿意道歉的话,在下便原谅你,否则的话”

    “否则怎样”

    少年皱着眉头,沈溪的话他虽然听不懂,但也觉得有些新奇,嚷嚷着壮胆:“你少吓唬人,我才不信你是什么武林中人,看你那模样,根本就是个小怂瓜,我一拳就能打趴你“

    沈溪没跟少年计较。

    他知道就这么上去硬碰硬,以他的身体状况根本没机会赢,就算他可以凭借反应力和投机取巧取胜,最终把这少年痛殴一回,但只要少年回去告状,事情将会变得更糟。

    其实应对眼前的情况并非一定要动拳脚,七八岁大的孩子,只要听过书便一定会向往吴越春秋、甘泽谣、传奇等故事里那些飞檐走壁的大侠,都以为自己有人教导的话也可以有那能耐。

    看这少年拿着棍子耀武扬威,就知道准是听书听多了想找个人练练。

    沈溪道:“那你见过这等招数吗白鹤晾翅”随着一声暴喝,沈溪突然张起双臂,单膝抬起,摆出一副颇为牵扯眼球的姿势,虽然他身子瘦弱矮小,但却使得有模有样,连泫然欲泣的林黛看到也吃了一惊。

    少年打量沈溪的动作,发现有板有眼,非常惊艳。但他还是不相信一个比他个头还小的男孩会是武林中人,手里的竹棍“唰唰”比划几下:“看,我也会,这是剑法,比你那个白鹤什么的厉害多了。”

    沈溪收起姿势,突然原地狠狠将右手推出,不是打拳,而是勾着手掌击出,同时大喝一声:“黑虎偷心这招可厉害了,若是我使上十成功力,保管把你的肠子打出来,到时候你就死定了你信不信”

    少年一下子怂了,要说上去打一架,就算是被打个鼻青脸肿也算不得什么,可要是真跟沈溪说的把肠子打出来,那就注定死翘翘了。

    一个小孩子在知道“死亡”这个概念后,几乎将其当做最恐惧的事情。沈溪把招式演示得惟妙惟肖,再加上说话的语气以及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完全是说书人嘴里那些武林高手的风范。

    沈溪最后作出气沉丹田的姿势,长吁一口气,道:“师傅教导,我等要行侠仗义,不可欺弱小你走吧,切记以后不可再为非作歹,否则的话,我要遵从师傅教诲,替天行道。”

    说完沈溪不再理会那少年,转身就走。

    少年一看沈溪离开,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人蒙骗了,拿着棍子就向沈溪冲过去,嘴里喊道:“吃我一招啊”

    其实,这根本就是沈溪的诱敌之计,感觉背后的少年冲过来,沈溪忽然一个转身,轻易便抓住竹棍,顺势往后一扯,少年脚下一个踉跄,这时沈溪一把拿住少年的手腕,按在其脉门上,反身一拧,将少年的手拧过来按在背后。

    虽然沈溪力气不大,可少年也只是比他大一两岁,手臂被沈溪拧到背后,别说反抗了,连一丝一毫的力气都使不出。

    沈溪以江湖侠客的口吻道:“我本欲放你一马,未料你竟执迷不悟,看来我要好好收拾你。”

    少年这时候终于相信沈溪不是泛泛之辈了,吓得战战兢兢地道:“你你不要打我否则,我我让我爹找人揍你”

    “你爹是谁”

    “我爹我爹是王昌聂,这院子就是我家的。”

    沈溪冷笑一声:“武林中人可不管谁是谁的爹,是条英雄好汉,就把自己姓名报上来。”

    少年拧到背后的胳膊越来越疼,苦着脸道:“我我叫王陵之

第十八章 师兄弟(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